西藏故事

西藏故事

(一)
小丁是西藏武警文工团的。
一次去基层慰问演出, 有个哨所设在山上,被雪封了路。
那里只有一名战士。
陪同的人说,看来是上不去了,那就算了吧。
小丁摇摇头。她努力爬到距离哨所最近的地方,对着山头喊道:“同志,我就在这里给你唱一首歌吧!”
她大声唱起歌来。
天空和往常一样蓝,周围是绵延的雪山。被白雪覆盖的山路曲曲折折,山路尽头是那个孤零零的哨所。
冬天,里面的哨兵几个月不能下山。
她一边唱一边哭,一边哭一边唱。
后来,别人告诉她,哨所里的战士当时也哭了个稀里哇啦。

查看更多

乱世佳人

1452609222930我的眼前,是一个美人儿,甜美娇俏,楚楚动人。她,有着一双绿色的深邃眸子,总是扬起高傲的下巴。她自私,任性,虚伪,固执。但尽管如此,她却是我最喜欢的小说女主角,没有之一。

在小说中,梅兰妮无疑是一个近乎完美的人物。她温柔善良,宽厚待人,懂得体恤他人,有一颗水晶般透明的心。可是,面对如此善良的她,除了一种莫名的距离感,便再无其他。

或许我如此喜欢斯佳丽的原因,便是因为她给我一种如此强烈的真实之感,在书中,在电影中,甚至闭上眼睛,我都似乎可以感受到她的气息,触摸她的发端。这是小说中的人物不曾带给我的如此真实的错觉。

斯佳丽,对于金钱有一种近乎狂热的追求。她的三次婚姻,有一次,便是因为金钱。她将金钱视为真正可靠的壁垒,她忙碌着用纸币搭建着一个金碧辉煌的小屋,以抵挡命运带来的一切灾难。

查看更多

旧王已死,新皇当立?

一、旧王已死
最近读了三本书,分别是:
理查德桑内特的《新资本主义的文化》 [The Culture of the New Capitalism](http://item.jd.com/10192406.html)、
布热津斯基的《战略远见:美国与全球权力危机》 [Strategic Vision:America and the Crisis of Global Power](http://item.jd.com/11039334.html)
大前研一的《低智商社会:如何从智商衰退中跳脱出来》 [「知の衰退」からいかに脱出するか?](http://item.jd.com/10102003.html)。
三位学者为我们描绘了当前社会经济、政治和社会文化三方面的现状,将三个方面统筹阅读,可以获得对社会大形态的感知。

查看更多

为什么读书

1554586296389864672
读书多了,容颜自然改变。许多时候,自己可能以为许多看过的书籍都成过眼烟云,不复记忆,其实他们仍是潜在的。在气质里,在谈吐上,在胸襟的无涯。当然,也能显露在生活和文字中。 ——三毛《关于读书》
读书于我,或许没那么至关重要,但也是不可或缺的。从某一方面来说,我也并没有那么喜欢读书,看的书也很是狭窄。换句话说,我自己就是一个狭隘的读者。我曾尝试着看一些所谓的大思想家的著作,可今日的我,仍然看不懂文字背后的真正含义,我的唯一感觉便是晦涩难懂。
我为什么读书?最初阅读,原因十分简单,单纯地应付考试,到如今应付每月的两篇读书笔记。一年过去了,可以说读书并没有给我带来多大改变。我想这就是现实,读书不会改变我们,好人依旧是好人,而坏人,也不过是被文学修饰过的坏蛋。
在小说之中,我认识了很多人。我写着读后感,从某一角度对书中人物的迟疑猜忌大加批评,却渐渐地发现,原来他们就是我。若我是他,若我是《茶花女》中的阿尔芒,我依旧也会强烈地嫉妒,如他一般愚蠢地质疑。若我是《海的沉默》中的女主角,我也只能用沉默进行着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坚定地捍卫着自己的尊严与人格。一句再见便是我唯一可以诉说的言语。

查看更多

老兵不死,只是慢慢凋零

福尔摩斯

对我们而言,似乎早已经习惯猎鹿帽、旧烟斗的福尔摩斯,消瘦颀长,但又机敏而富有力量。无论是上世纪的杰里米·布雷特还是本世纪的康巴伯奇,甚至是小罗伯特·唐尼,都让我们一边把柯南道尔爵士笔下的这位大侦探当做真实的存在,一边又无意识的将他永远定格在时光的某个部阶段。可其实按照柯南道尔先生的设定,夏洛克诞生于1854年而逝世于1957年,如此,我们是否已经作好迎接93岁的福尔摩斯的准备?
然后你终于发现,当衰老爬上他的额头,恐怖的老人斑成为他第一吸引别人的面部特征,衰退的记忆力和上帝保佑依然幸存的观察力矛盾地并存着,这个时候,智慧根本无法抵御体力的消耗,连行走都颤颤巍巍,那个在莱辛巴赫恶斗莫里亚蒂的拳击手、击剑手早已成为过往的回忆。而正如我们所知,世间最为可悲的结局,莫过于在暮年只能咀嚼着若隐若现的辉煌过往,孤独的走向死亡——华生已经在近20年前去世,没有华生的福尔摩斯——这个世界真是冷酷的让人绝望。

查看更多

命运?!

2661908854770198246这是一场冥冥之中注定的爱情,这是一次改变命运的神奇之旅。在充满异国风情的伊斯坦布尔,阿丽斯找到了她的根、找到了她的亲人、找到了她噩梦的根源,更找到了一个她完全不了解的另一个真实的自己。
命运?!如此抽象的一个名词,你相信吗?
《伊斯坦布尔假期》里,阿丽斯说,她过去总是不相信命运,不相信生命中的某些征兆会指引我们选择未来的道路。她不相信算命师讲的故事,不相信世上还有至福至乐。直到,直到有一天她遇见了他,并且最终“找到”了他。
是的,听上去有些荒唐可笑,因为一个算命师的几句预言,便要开始漫长的旅行,在一个陌生的城市,寻找着那个生命中最重要的男子,那个她寻寻觅觅却始终不知道是否存在的男子。
你会开始这样的一段旅程吗,在一个未知的世界寻找一个虚无缥缈甚至有些荒唐的答案吗,你会相信世事早已注定,在故事还未开始之时结局早已写好了吗?
我信亦不信。

查看更多

此情可待

Right here waiting

有人说:只有当你结了婚,才知道自己要找的另一半该是什么样子。于是便有了《有多少爱可以重来》,便有了《爱无罪》。在现实生活好象的确如此,可是大多的人只要一走进了围城,便没有了出去的勇气,或者出于责任,或者出于懒惰,也会有少数人出于幸福,以致迷失在爱的港湾里找不到出口与方向。于是充满物质的感情占据着人们的心灵,那份精神的追求与渴望,那份深埋于内心的情愫,被物欲和占有冲击得七零八落,于是生活中便没有了深情没有了真爱。

直到有一天,偶然间听到理查.迈克斯的那首《Right here waiting》,那种满溢的深情与守望深深地拔动了我的心弦,久违的感动再次来到心间。于是迷恋得近于疯狂,一遍遍地听,一遍遍地被淹没在那份美丽里。无论是旋律还是歌词的演绎,都带人至一种期待的境界里,发自内心的呼唤与感召,使人有无以言表的感动。

查看更多

不负如来不负卿

u=1983974482,3638958384&fm=21&gp=0

“住进布拉拉宫,我是雪域最大的王。流浪在拉萨街头,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。“仓央嘉措,藏传佛教历史上最颇具争议一位上师。他的传奇,他的故事让无数人为之着迷。而他的诗歌和情歌,穿越了民族、时空与国界,净化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灵。

而如今,仓央嘉措,似乎更大意义上成为了一个“遥远神秘的意境符号”,不仅生平扑朔迷离,连作品都是真假难辨。甚至有人戏谑道,“只要哪句话安上仓央嘉措的名字,就能流行。”仔细想来,不免觉得悲哀。快节奏的生活方式,我们失去了发泄放纵的时间,失去了在夜晚看星星的情致,而探索事物本真的欲望恐怕早已经是荡然无存了。

当然,很多时候我们不去深究,或许也是出于一种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吧。孩子的目光与成人的自是不同,而这其中的原因又岂是”童心”二字可以诉尽。为什么,我们越长大却越悲伤?为什么如今的我们不再随便掉眼泪,内心却愈加沉重?

查看更多

饮酒

东邪西毒

水是越喝越冷,酒却越饮越暖。
夜风萧瑟,喝水,心中所思,却是那一场场酒。

1998年,考取省锡中。暑假在同学郑巍家做客并吃饭,他父亲让我们喝一点酒。一碗啤酒,估计不到半瓶,却喝得我两眼昏沉,酒精过敏。郑巍是我小学同学和初中同学,外号很惨烈,叫鸭蛋壳壳,我至今不明白这个外号的由来。这是我人生第一醉酒。

查看更多

姑苏古韵留客醉(一)

寒山寺

“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”,一首诗,成就一座城。也可以说,一座城成全一首诗。历史里的相互辉映,使诗和城有了血脉相连的亲近与温暖。

也是因为诗的缘故,才惦念寒山寺。

古寺,钟声,诗情——游子心里,美的忧伤发酵着相遇的亲切,慰藉着失落中孤独的无眠。江上渔火,是醒来的灵感。古运河上,枫桥之畔,夜泊的偶然,遇见诗,遇见最美好的文字。

查看更多

About

日日深杯酒满,朝朝小圃花开。

自歌自舞自开怀,无拘无束无碍。

青史几番春梦,黄泉多少奇才。

不须计较与安排,领取而今现在。

calendar

2016年九月
« 7月    
 1234
567891011
12131415161718
19202122232425
2627282930